| 快捷翻页 ← → 键
金沙国际娱乐官网 > 玄幻奇幻 > 无证无罪 > 第十八章 请假
  身体不适,明晚尽量补上。

  蒋星灯凑近尸体,小心翼翼的拨转到身后,在听到声音的一瞬间,他就把尸体猛地按了回去。

  有什么东西猛地撞上了墙。

  这一次蒋星灯不再小心的拨开尸体,一支小小的箭矢贯在墙上,可能是因为是老楼的原因,四周的裂隙比较少,但是刚刚那声声音能听得出力道不小。

  “没事吧。”

  风流走到他身边,直接接替了他的位置,兰舟复刻了一把刀具,等着指示把人放下来。

  风流把尸体整个翻转过来,她两只手被捆缚在一起,一只手里攥着一把短剑,另一只手上捆着一个小型的简陋发射器,刚刚就是这东西射出了一次性的箭支。

  “星灯,来把这玩意拆了。”风流没有强行上手,术业有专攻,有蒋星灯在,他不用强行拆这个。

  蒋星灯三下五除二就把简陋版发射器拆了下来,没有损坏主体分毫,风流搭了把手,把箭支从墙上拔了下来,

  蒋星灯看着被风流的蛮力拔的稍微变形的箭支,心疼的有点抽抽。

  小小的铜制箭矢尖上布满了细小却繁多的血槽,蒋星灯将箭支凑近鼻子闻了闻,果然有一点淡淡的腥味。

  “这个得化验一下,带毒的。”

  “这是在警告我们吗?”兰舟接过箭矢,记录下数据交还蒋星灯。

  “不是。”

  “不是。”

  蒋星灯和风流异口同声道。

  “如果是为了警告我们,他就不会写下一个目标的提示,他得是个相当自负,而且还有恃无恐的人,毕竟这么神奇的人,好像除了某些中二的动漫里,基本没看到过。”蒋星灯解释道。

  蒋星灯心里其实一直在想陆可可说的倒吊人,因为彦笍笍今天的录播里,第一次占卜说是给别人进行的占卜,只抽了一张牌,就是倒吊人。

  蒋星灯始终觉得这里面有些关联,还不等他继续想下去,就觉得自己的眼前开始发花。

  随后就整个人栽在了地上。

  “!!!”

  陆可可是唯一无所事事的人,蒋星灯栽倒的时候她就一个箭步冲过去想把他扶起来,她冲的太快,一不小心被蒋星灯手里的箭矢划在眼角,带出一道血痕。

  陆可可的域场自动展开,黑色的血液顺着伤口缓缓流出,她比蒋星灯强点,好歹没直接扑街。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其他三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陆可可已经把蒋星灯扶起来放到椅子上了。

  她伸手抹去眼角的黑血,脑中一阵一阵的刺痛。

  看三个人都围住了蒋星灯,她心里一阵没趣,开始四下打量这个一居室的房子。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洒在塔罗牌上,陆可可想到了为什么蒋星灯会说今天的直播是录播。

  因为彦笍笍视频里那时候的阳光分明是夕阳的橙红色。

  所有的嫌疑人里,陆可可还是怀疑宁珂,去闻人家只是顺带的,她只是想和特事特务科搭上线,好方便了解一些资料,她听说过铭牌有改变的情况,想要加入特事特务科赚兼职费去西影改变铭牌。

  但是她现在有些动摇,除影是西影的产物,暗河是西影的势力,甚至就连刚刚箭矢上的毒,都是西影产出的。

  她见过这种毒的制造者,是个医生。

  她就一边打量房间,一边想着到时候偷偷来一趟搜查。

  蒋星灯只昏过去了一小会,就醒了过来。他第一反应是摸了把脸,没感觉到疼,很好,不是脸先着地的。

  “我是被药翻了吗,这个药这么霸道?难不成凶手还想再杀一个人吗?”

  “杀人倒不至于,不过可能是冲着异能者来的。你和陆可可两个人都有眩晕的症状产生。”

  风流回答他,随后叫陆可可也过来休息。

  陆可可不置可否的走了过来,再不像上午那样中二傲娇,反而变得有些像蒋星灯和她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冷漠又萧瑟。

  “你们俩就在这坐着,等会一起回去。”向小园不放心的把两个人一人塞了一包零食,转头去忙了。

  蒋星灯第一次感觉到深深地无力,好像自己就是来给他们拖后腿的,异能觉醒了又怎么样,还不是帮不上忙。懂得机械又怎么样,还不是被毒药放倒了。

  陆可可手里的零食随意丢在桌上,她靠在椅子上,域场张开,一圈又一圈的墨色晕染开来,在她身上缠覆一层又一层,又一层又一层的消失,墨色消散后,她身上的装束又变成了蒋星灯初见她时的那身。

  黑色风衣,靴子,高领的毛衣和裙子。大夏天的,蒋星灯看她这么穿都觉得热,陆可可像是一点都没感觉到蒋星灯的视线一样,食指中指一并一划,半空就凭空掉下来一本书。

  《罗生门》。

  “药物不是致死药,只会放大感知与思维,你的异能是精神类的,被放大之后思维速度会变得很快,就是你的身体素质跟不上,所以晕倒了。这种药是强行透支五感与思维的。比较针对普通人和精神类异能者。这种药是暗河里比较出名的‘一束光’。制造者的铭牌是疯子,有在特事特务科记录在册。”

  陆可可没有看蒋星灯,但是还是把药物信息分享给了他。

  “如果你不换血的话,身体素质可能会扛不住你多次动用异能,要么你废掉,要么你的异能废掉。”

  西影,暗河,一束光。

  还没等蒋星灯想下去,陆可可就敲了敲桌面。

  “先别想这么多,你的身体扛不住,加强一下你的身体素质再说吧。我什么时候能走?”

  “案子结束之前,你都不能走,你不是想加入特事特务科吗?”

  “我反悔了,我还是适合自己一个人。抱歉。”

  蒋星灯隐约猜到是兰舟和风流态度的原因,但是他无法去指责他们,因为他们说的也没错。

  “你要去做非法取证人吗你最开始的时候,明明很遵纪守法吧,做了非法取证人,你以后在东城就没有办法光明正大了,你不在乎你的家人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