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金沙国际娱乐官网 > 玄幻奇幻 > 唐朝小白领 > 第一百三一节 挖掘(3)
  夜晚的乡下,除了天上的星星之外,冬天的时候,连小虫子的叫声都没有,村子里的狗也因为白天根本就没吃饱,所以兴致也不高,根本就不叫唤。

  可是呢,在这个外面有差不多五六个人检查的叶檀的这个房间里,时不时地会传来一声,奴家要死了,奴家扛不住了,你放过奴家吧,奴家真的不行了之类的话。

  而女人和女人在这方面就不一样,经过专业培训的人,就是不一样,不仅声音很有旋律,而且会配合男人的节奏,防止让对方不高兴。

  而代金凤很明显是这方面的高手,她的声音用来唱歌挺好的,用来聊天也挺好的,但是呢,最好的办法却用来喊,在这样的夜晚里,如此的声音,将安静的院子里带来的一阵阵的火热啊。

  好几个在外面监视的人都被她的声音勾的站立不稳的,这样的人简直浪费了。

  男人的耐力一般都不太好,过去是因为吃不饱,而现在则是因为吃的太好。

  可是,代金凤的这方面本事,真的是不错,足足喊了半个时辰还要多,特别是最后的那一声,简直将自己的心都要喊出来了,虽然屋子里的叶檀什么都没做,可是依旧让她满头大汗,似乎自己刚刚都经历了什么。

  黑灯瞎火的屋子里的一切,很快就安静下来了,而在外面的那些人却已经有点扛不住了,因为一身的汗,被冷风一吹,简直就是好不舒服啊,只是这种舒服,有点可怕的地方就是很容易生病。

  骂了几句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话之后,他们也就开始沉积在这个院子里了。

  但是呢,代金凤没有睡,她反而在这个时候,有了一点期待了,可惜的是,过了好一会,床铺上的被子被掀开,然后她刚要说什么,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而这个人却似乎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就这么不见了。

  刚刚还在一起的人,突然就不见了,这让古代很相信鬼神的人,眼睛都觉得自己瞎了,不过呢,她动弹不了,身上的汗水浸泡着,让她宛如洗澡了一样,却根本无法入睡,也没办法做其他的事。

  出来的叶檀看到四周的那些人,微微一笑地伸手在空中捏过了几个水球,扔过去,然后他们就迷糊糊地睡着了,至于说,睡觉之后,是被冻死还是好好的,这就不是叶檀可以考虑的事了。

  院子很大,在过去,大户人家的院子都不可惜,这个对于叶檀来说没有任何可惜地方。

  他先去了一个地方,就是莫迪的房间,这个之前通过出卖自己的族人的方式获得短暂享福的男子,此时却站在屋子里,灯油像是不要钱一样地点燃着,这么晚了,一般情况下,只要不是有特别的事,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个时候就应该熄灯,毕竟灯油不便宜。

  可是此时的莫迪却像是获得了极大的侮辱一样,他站在屋子里,不停地走动,说真的,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如此的失礼的地方,“为什么,凭什么,我已经将这么多的劳动力给他们了,竟然还要将我交出去,为什么,凭什么?”

  看着他暴怒的样子,他的媳妇都不敢靠近,只能坐在床边抹泪,而他的三个儿子,这个时候似乎也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意气风发,反而有点消极的味道,因为他们知道,一旦真的没有了保护伞的话,他们死定了。

  而叶檀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反而觉得很不错,用自己的族人来换取来的东西,就应该早早地拿出去,否则的话,你凭什么可以获得如此大的待遇啊?

  离开了这里,叶檀去了谢老头的书房,那里不仅四周防护的人很多,而且屋子里似乎还挺热闹的。

  谢老头年纪大了,可是脾气却不他正对着对面的人发脾气,“代先生,难道说,这件事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能够被称呼为先生的,一般都是有点地位的,代先生作为汉王的幕僚,自然是有点身份的,很多时候,太多的事,他都可以处理掉,可是此时听到谢老头的话,却忍不住反驳道,“老太爷,这件事非常的棘手啊,那个人叫做叶檀,松州刺史松洲候,听说是土生土长的松洲人,脾气非常的不好,除了将陛下,皇后,太子以及长乐公主放在眼里之外,任何人都不放在眼里,而且别看他年纪不大,却已经领兵不少年了,我们大唐能够既是刺史又是领兵大将的,只有他一个,这人和太子的关系极好,这次出了这件事了,听说他是私自从草原上回来的,而且一回来就开始四处查看,加上这人的财力雄厚,如果处理不好的话,很有可能会出大事。”

  “呵呵,能出什么大事?难道说,他敢将我们都杀了吗?朝廷是有点本事,可是他立国的时间太短了,我们都是几百年上千年的世家,他有这样的本事吗?难道就不怕天下大乱吗?”谢老头听到他的话之后,反而不觉得生气了,反而有点调侃地问道,这件事本身的价值就是如此,一旦动了这些大家族,总是会出现这样或者那样的顾虑,一旦出事,这个就是惊天的大事,李世民也是因为知道这一点,所以才会一直忍让,否则的话,这些人恐怕早就全部死掉了。

  “他也许不敢将你们都杀了,可是他敢将你们的家都给捣散了,你不要忘记,食味轩和松洲钱庄可都是他的买卖,这人不只是在军事和政务方面拿手,在做生意方面也是一把好手,随着大唐慢慢地稳定下来了,商贸肯定会非常的兴旺,谁的家里没有多的东西,谁的家里没有一些想要东西,比如说西域的胡姬,北方的药材,南方的海鲜,这些你不需要吗?如果需要的话,你真的以为躲得过这个叶檀吗?如果躲不过去,他只要用电坏心思的话,到时候家里就是喝西北风都没有方向啊。”代先生越是这么说,越是觉得这件事的危险,因为人家可以不杀你全家,却可以让你全家喝西北风,因为粮食等的价值虽然在饥饿的时候非常明显,可是如果过了这个时间段的话,那么就不值钱了,这些享受了很多年的老大爷如何能够再次去享受那些不好的东西,到时候,人家只要是动手的话,你就得倒霉了。一次的商业失败可能会让这些家族的人十年都喘不过气来,你真的以为皇帝不知道吗?

  “难道就将这件事上交上去?代先生,你可不要忘记了,这件事虽然有几个大家族的参与,可是这个命令可不是我们下的,而是你的主子下的,如果一旦这件事暴露出去的话,我相信,那个叶檀肯定会对你主子不利,听说你们的关系本来就不好,虽然李世民不一定会杀死自己的弟弟,可是以后的日子也会不好过的吧?”谢老头的脑子虽然是年纪大了,可是依旧转的飞快,你真的以为你就可以躲开了吗?

  “这件事我们不是说永远不提的吗?而且如果没有你们的推波助澜的话,我家王爷岂会如此做?”代先生的脸色一变地拍着桌子问道,这件事怎么可以说出来呢,一旦泄露出去,也许李元昌没事,可是其他的人,包括他们这些人可能下场都会非常惨的,这种事,可不是一个简单的事哦。

  “哦,是我失言了。”谢老头一脸不诚恳地道歉,让人觉得心中不满,因为如此这样子做的话,有什么意义呢?

  “那么,就真的将他们交上去?你可不要忘记了,那个叶檀手里还有蒲扇的冢虎锦囊呢,一旦被人查出来的话,到时候就麻烦了。”谢老头又接着说了一句话,有些事本来以为是天衣无缝的,后来才发现是漏洞百出的哦。

  “那个蒲扇的干系的确挺大的,可是呢,我们就不能将这个事引导其他人家那里吗?”代先生不愧是幕僚,一眨眼的工夫,坏主意就来了,既然没有办法阻止的话,那么就只好如此做了。

  “那引到哪一家呢?”谢老头皱眉地问道,这个事可不好办呢,虽然说各个家族互相通婚以及其他的拜把子之类的互通有无,可以加强家族之间的合作的凝聚力,也因为如此,很多家族的秘密都会让彼此知道的,这样子的话,你如果真的打算坑爹的话,对方可能就会反咬你一口,到时候可就是里外不是人了。

  代先生想了一会,然后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让谢老头忍不住心中一跳动,这个家伙不会是打算牺牲掉自己家吧?

  有些事看似很难,可是如果真的用心去做的话,还是会很容易就去坑爹的哦。

  “你不是说谭家的人和你不对付吗?要不,就他们家如何?”代先生的话果然很有冲击力,这个谭家可不是一般的家族,虽然势力不大,可是却有一个非常可怕的现象那就是这个家族是湖南谭姓氏的一个分支,后来从北方移入了华南地区。唐宋元之际的几次大移民和民族的融合,南部谭姓不断地得到充实和发展,形成了典型的南方姓氏。

  虽然在古代真正的名人不多,可是现代却极多。

  不过呢,凡是都有例外,就像是每个地方都有坏人一样,这个就在长安这里就有一个谭姓氏,属于投机那种,非常喜欢做这种事,而且这个家族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非常喜欢大谈人文和诚信,可是凡是和这个分支打交道的人都知道,这家人,睚眦必报,锱铢必较,属于典型的不要脸的家族。

  但是呢,因为很会倒腾人机关系,所以现在的家主谭宝车的人际关系却很猛,因为可以随时都获得一些人的关系,所以,才有如此本事。

  这样的家族的特点就是,我有好处了,我可以施舍一样地给你,我如果倒霉了,你不帮忙的话,就是你不够意思了,如果你倒霉了,我需要看准风向,一旦出事,我就直接跑了,雪中送炭,从来没有,锦上添花,做的顺手。

  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打上了谭宝车的心思,这个人可不是个好东西,做事极为的自私,他只有一个儿子叫做谭匡肃,更加不是东西,抠门的本事,在当地以及附近都很有名气的,这样的一个家族,说真的,但凡是没有办法,是没有人愿意靠近的,可是呢,却因为人家有点底蕴,所以,你不得不去靠近。

  当然啦,因为他们的为人,所以,也很容易得罪人,所以代先生的话,其实是没有问题的。

  “如何引导?”谢老头还真的不清楚,虽然到处都是缺点,却不知道如何下手。

  “谭匡肃不是喜欢交朋友嘛,不是喜欢说大话吗?这个就是切入点。”

  “哦?”谢老头疑惑地看着他,这样的人不是很多嘛,古代的人也是喜欢说大话的,这样的人家都是非常厉害的,因为谁都喜欢听好话,所以,也就让这样的人家掺和进来。

  “我们可以在三天之后,让这个谭宝车出现在某个地方,然后说他认识蒲扇,至于说那个冢虎,谁真的知道啊?这个东西可能很多人家都有的,对吧?”代先生很认真地说道。

  “是啊,冢虎本是杀人不眨眼,不计后果的意思,一般大家族出手的时候,都会给这么一个锦囊,可是,毕竟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一个谭家够吗?”谢老头的脾气真的非常大和狠毒,这是打算再找几个家族一起陪葬,长达几千年的历史,不只是造就了无数的大家族,也出现了很多的小家族,这些小家族也许曾经是个大家族,可是在历史的战争之后,就变成了小家族,或者被其他家族算计,反正总得来说就是遭灾了。

  “暂时先如此吧,这个叶檀可不是个普通人,只要是不碰到我家王爷,以后你们才有机会,现在的皇帝李世民可是个对大家族戒心很重的人,如果他一旦将天下弄的富裕了,下面可能就会对你们下手的,这个是肯定的。”代先生的脾气和胆子都很大,可是他跟随李元昌的时间不短了,更加了解李世民的性格,这些大家族可能是好事做的太多了,或者说是缺德事做的太多了,所以,他们根本就不在乎这个。

  “哼,我是给陛下面子,给你们王爷面子,否则今晚我就让他走不出去。”谢老头却是一副根本就不买账的模样,让代先生微微摇头,这件事,真的如此简单吗?11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