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金沙国际娱乐官网 > 玄幻奇幻 > 如凤令 > 第145章 温才人,又是哪路人?
  “才人,要是她们不给呢?”一旁的柳叶开口问道。才人不是说了做事之前先要想明白么。去要了晚膳,膳房那边不给怎么办?

  “不给,不外乎就是那几个借口。不是说过了点儿,就是说做一顿膳多麻烦。”温青梧说着,听着缓了口气,软绵绵地继续道:“你就说,怎么做膳是她们的事儿,你的职责只是将膳食带到我面前。”

  温青梧真的不怎么喜欢说话,特别是在这样没生气的时候。说一个字都懒得,只是柳叶不会处事,她不得不细细地嘱咐细细地教。

  “那她们要还是不给呢。才人又不在,我一个人吓不住她们怎么办?”柳叶皱着眉问道。

  “好。”温青梧的声音依旧软绵绵的:“还知道这是在吓她们。那你想想今儿下午我是怎么吓那个小內侍的,有样学样。

  若是她们还不给,就告诉他们我去找皇上要。”温青梧说道。

  “纵然如此,他们也不一定会给的。”留吉补充道。

  温青梧闭上眼,常常地吐了一口气:“那你们就扶着我,去徽猷殿找皇上要。”

  “才人当真要去?”柳叶奇怪地问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温青梧缓缓说道。

  这个点儿,皇上肯定还在徽猷殿宴飨此次随行洛阳宫的众臣和妃嫔们。对于被史学家研究透了的太宗皇帝,在某些方面她可是比同时代人更明了。

  出现在他面前还保证不被责怪的时机,她最会掐了。

  若是膳房那边真不给她膳食,那就是在找死。

  尉迟敬德在丫鬟的服侍下换着参加酒宴要着的正服。他觉得腰带系得太紧了些,肚皮都给他勒着了。正扒拉地扯着腰带,就听到有人走进了屋子:“主公。”

  尉迟敬德转头看了来人一眼,又低下头继续扯起来腰带。直到扯到了一个舒适的宽度,系好了,这才摆摆手冲着屋中的丫鬟小厮道:“都退下。”

  “是。”一众奴仆应声退出。

  尉迟敬德回身看向来人,道:“查的如何?”这是先前他派去查二郎的亲信。

  那亲信左右看了看,而后凑近到尉迟敬德耳边低语起来。

  尉迟敬德侧着头认真听着,慢慢的脸黑了下来。待亲信说完,不可置信地转头看向亲信:“当真如此?”

  亲信点头:“二爷与太子早在镐京已暗中勾结许久,那夜临城郡公出现在东院怕不是偶然。”

  尉迟敬德大怒,一巴掌拍到高桌上。圆木高桌顿时炸开:“这个孽障!”

  亲信低着头不语,待尉迟敬德发完火直吸几口气,又转头问他道:“还有其他的事么?”

  “没有了。”亲信回道。说着停了停,抬头看向尉迟敬德,目光犹疑不决:“对了,还有个事也不知算不算事。”

  “何事?”尉迟敬德问道。

  “据暗卫从卢国公手下打探来的消息,那夜出现在东院的,除了临城郡公之外,似乎还有一个女子。”亲信开口说道。

  这事儿若不是查到了,他是决计不知的。

  “女子?何人?怎么会出现在东院?”尉迟敬德疑惑不已。一个女子怎么会出现在东院?

  太子的相好?

  若是如此,他的亲信必不会专程提到此人。

  “应该是东院那边不知的情况下悄悄过去的,不然也不会撞到临城郡公被临城郡公当刺客抓住了。听说是着了夜行衣。”亲信挑着重点说道。

  尉迟敬德听得认真。东院不知道,着了夜行衣,那一定是偷偷过去的。偷偷去东院,必然是因为要做什么。刺杀?探听?监视?尉迟敬德越想脸色越差。

  若是平时,东宫跟他半毛钱关系没有。如今搅合进了二郎那个逆子,偏偏又是杀头的大罪。让他不得不万分小心。

  亲信看着尉迟敬德的脸色,想了想,提醒道:“听那日动静也不算小,若不是我们查到了那里,想来终究是无外人知晓了。”

  尉迟敬德听得很明白,意思也很明白,这事儿被压了下来。这么大的事儿有权力有能力压下来的人,不外乎就那一个。

  “既然被司沐抓到,那必然跟司沐不是一条道儿的。司沐是皇上的亲信,替谁去摸查的再明显不过。”尉迟敬德说着,转头看向亲信问道:“那女子呢?你可知那女子是谁?”

  “属下不确定。”亲信说道。

  不确定就是有个怀疑对象了。“谁?”尉迟敬德急忙问道。

  亲信皱起眉头,做思索状,迟疑道:“属下怀疑,是此次随行的温才人。”

  “才人?”尉迟敬德瞪圆了铜铃一般的眼珠子:“宫妃吗?这不可能吧。”言罢,转念一想,又觉得没有不可能。

  那日外围防卫由义贞把持,以义贞的谨慎和排布,不可能让外面混进人来。再者,若是真的混了进来外人,内围由兵部尚书李懋功那小子守得是密不透风,怎么再绕过李懋功潜到东院。

  就算是这女的武功高深至极瞒过了义贞和李懋功进了东院,那么高深的武功能发现不了司沐的气息?有高深的武功能被司沐那么容易搞定?

  这样说起来,的确只有本就是内围的随行宫人更有可能。

  “对了,你说是哪个宫妃?”尉迟敬德想明白之后,便开口向着亲信询问道。对于后宫嫔妃他了解甚少,当今除了贵淑德贤四妃,其他可以说是一概不知了。

  亲信道:“大福宫的一个才人,姓温。”

  “温?”尉迟敬德说着,声音放缓,心里认真回想。后宫嫔妃他所知不多,可外朝文武百官可是没他不知道的。

  “嗯,正是温才人。那日夜里的事情压下来之后,无人再提。可第二日温才人便从皇上的住处抬了出来,说是招了寝。紧接着便是太医去诊治。

  属下暗中去查了随行太医的脉案,药方子上,那几味药皆是跌打受损的药。而不是对外说的那般,受了风寒。”

  他虽不会诊脉治病,常年受伤还是让他很了解因跌打所受内伤外伤而用的药材。

  尉迟敬德又是松了口气,又是提了口气。提气吧,是因为二郎,好像盯住他们的并不只有皇上那边。这温才人,又是哪路人?

  松了口气吧,是幸好,幸好自己提前知晓了,幸好属下查到了这些。不然到时自己怎么受牵连的都不知道。

  “不错,这次你立了大功。回去之后我定然重赏你。”尉迟敬德对着亲信许诺。

  “谢主公!”亲信喜上眉梢,却也道:“其实这次能查这么多,还多是因为出了大内,没有重重的宫墙和禁卫。不然属下定然摸索不到这些。”

  尉迟敬德正想说些勉励褒奖的话,便听到外头有男子尖着嗓子道:“宴会已经开始了,皇上让奴婢来请鄂国公。”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