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金沙国际娱乐官网 > 玄幻奇幻 > 靓女截殉录 > 第173节 正义心济世救人 帮行为劳民伤
  !第173节 正义心济世救人 帮行为劳民伤财

  “曹鼎啥第二?咱不说这个。小的还能,在这干么?”陈三冲孙嫔,说着笑问。

  “咱进休息室,我问点闲事!”孙嫔感兴趣救妾事,不愿给侍人听,就叫着陈三进客厅边太子休息室,坐在两把椅上笑问:“你怎救的妾?”

  “我被送下了山,住一夜小镇客栈,第二天回的南京。我直奔南京,租坐马篷车,走一天肚子有点饿,路过集镇餐馆,和车夫吃完饭天已经擦黑。我想趁夜静往前赶路,也尽快地到南京。我一掀车帘吓一跳。”陈三说。

  “怎了?”孙嫔问。

  “车里有一位,披头散发的女人。我叫她出来,她说她是妾。妾出家府逃殉,家丁正在追她去陪葬。这时从不远处来一帮人,冲进餐馆找妾。她说那帮人是追她的家丁,求我救她逃殉。我也上了车,让车夫赶车就走。车夫人心也好,一听逃殉妾,没说啥话,赶车就走。车夫是一位好人,很有正义感!”陈三说。

  “正义心,济世救人!成语释义:济:拯救。拯治时世,救济庶民,出处宋张君房《云笈七签》。”孙嫔想着笑说。

  “孙主说得对!车刚离餐馆门口,那一帮人出餐馆,说妾在我篷车里,他们就一起地追车。车夫打马就跑,家丁徒步追跑不过马车,我们救下了那一位逃殉妾。妾想要逃进南京城,和我们是一路。车跑一个整夜,天快亮时到了南京城。我多给租车费,车夫不要,妾冲我俩,磕三个响头,并说南京有布娃厂,专做布娃娃,背后竟收逃殉妾!”陈三说。

  “布娃厂?”孙嫔听说过此厂惊问。

  “妾还说民间传说的,就去了那厂!”陈三说。

  “妾遇到了好心人,你和车夫都是好人!”孙嫔一想地说。

  “有正义人,遇逃殉妾,都会搭救的!”陈三笑着说。

  “你有正义之心,路遇不测,皇朝不责怪你,你仍可在这干。”听陈三救妾事,陈三是属于好心人,孙嫔高兴地笑说。

  “小的干啥?”陈三问。

  “太子回来,再拍定,你看了吴秀红?”孙嫔说着问。

  “她没事,肚子挺大,未到生育期。小的感谢孙主,挂念秀红。秀红我俩,一直很感谢你。”陈三说。

  “我真的怕,你不回来,坑了吴秀红。”孙嫔笑说。

  “罗黑虎劫我,因当过我童养媳,竟然没成婚,心里想不开。她没明确说过,喜欢过我,我也没有说过,喜欢过她。我们总兄妹相称。她的心里,有点别扭,我可理解,女人也很不易。”陈三说。

  “你后悔?”听陈三同情罗黑虎话,孙嫔怀疑陈三说的,是否属实?孙嫔笑问。

  “小的若后悔,就不回来,那虽是匪窝,也一样生活。”陈三笑着说。

  “你情绪低落?”孙嫔笑问。

  “女人不易话,是罗仁说。罗仁有正义心,说皇朝实行仁政,怎不截或废殉?”陈三问。

  “罗仁问?”一个土匪,怎关心截殉?孙嫔笑问。

  “是的!是罗仁远方亲戚,李小叶当皇妃后,罗仁借光当的县令。罗仁念李小叶好。罗仁当匪后,想救却无能为力,李妃被陪葬,罗很是哀伤。”陈三说。

  “李小叶给罗仁,办了件好事,真是鬼头人。”孙嫔想着说。

  “小的也查过,很多史书,西汉、唐代时期,几乎断绝人殉现象。宋、元时期,捡拾起来。明朝有点兴盛,社会不往前进,还要倒退?”陈三不满生气地说。

  “是啊!”孙嫔很同情陈三观点, 仰天长叹说。

  “罗仁土匪,是好人,关键在这里。”陈三说。

  “是的。你们都是好人!”孙嫔听罗仁同情被殉妃,一想笑说。

  “罗仁当土匪后,劫过官税银车。那几车银子,是海宁汤千户,勾结中官裴可烈,纵卒鱼肉穷人的银。汤千户等富户,不交纳官税银,却加在穷户身上。他们劫银车后,把那些银子,又偷送给了渔民穷户,那一带的百姓拍手称快,感谢杀富济贫的罗仁等土匪。同时,他们借又一股势力,打劫汤千户大银庄,汤千户损失惨重,恨罗仁咬牙切齿。我还听说,罗仁一帮土匪,人称万氏帮。罗仁也是万氏帮。我在山上听说,罗仁是小股帮匪,和万氏帮是一伙,万年吼是总帮主,其手下几股势力,还不断地壮大。万年吼手下土匪,简称万氏帮,万年吼是谁,孙主听说?”陈三说着问。

  “我只是听说过。”万年吼是打击贪官、杀富济贫的土匪。万氏帮宗旨:惩罚贪官、除暴安良、不辱良女、截废人殉。土匪如此使孙嫔产生敬佩。孙嫔听说过鱼肉百姓的汤千户。万氏帮土匪,敢打击此样人,孙嫔认为有正义心,要刮目相看万年吼。孙嫔想着说,没说心里话。

  “小的能说个,秘密事?”陈三看眼门口小声问。

  “好!你说吧,这没人来。”孙嫔笑说。

  “御史林硕,孙主可见过?”陈三笑问。

  “我似乎见过,没说过话。太子与我说过,此人的情况。”孙嫔说着想起林硕简历:林硕(1388~1440年)字茂弘,闽县(今福州市马尾区亭江镇长安村)人,明洪武二十一年(1388年)生。明永乐十年(1412年)进士授御史,林硕在山东、浙江等省为治严肃,朝中凡有疑狱,必请林硕会讯。朱棣对他多有嘉奖,并写他名字在御屏风上,恩宠有加。

  “小的下山后,去南京知府,想搭顺路车,或是找个伙伴。小的近南京,在郊区镇酒店吃饭,林硕也吃饭。林在浙江巡察,正好回京,小的和林硕,一路回来的。小的在训练营时,陪着主管,去找过林御史,问过一个案。我们认识的。林御史想见太子。我俩路过门口,一问侍卫,太子没在家,你在太子客厅。林让我先来想认识您,让我向你,先说一声。林硕与你也不熟,孙主见他?”陈三有时自称小的,有时自称我。孙嫔没在乎过侍人自称,都一律地对待。陈三说着问。

  “太子去南京,没在家,你想说啥秘密?”孙嫔笑着问。

  “林硕在外等,想拜见您,我俩说秘事。”陈三说。

  “你让他来。”孙嫔笑说。

  “嗻!”陈三说着,就出了去,一会就和林硕,一起进了来。

  “小的林硕,给孙主请安,孙主吉祥!”进来施礼,林硕笑说。

  “平身!”孙嫔说。

  “谢孙主!”林硕说着,和陈三站在了一起。

  “你二人有话可说。”孙嫔说。

  “我先说吧?”陈三看眼林硕主动问。

  “你说。”林硕笑着说。

  “从南京城北,至北京城南郊,一共有四处,设的暗卡。每一处,都搭着设卡屏障,但没人卡路人。我俩问一路,到北京南郊,才听到点信息。有人说,借皇朝迁都,设卡拦劫皇帝,逼写截殉圣旨。第一卡不成功,匪要启动第二个,直到第四卡,完成为止。是吧林硕?”陈三说着问。

  “陈三说的,是这样。我们一路看到,和听到的,就是如此。”林硕对孙嫔不太熟,有点拘谨说。

  ““帮行为,劳民伤财!”成语释义指无益的劳动。是既使人民劳苦,又耗费钱财。现也指滥用人力物力。 出 处《周易节》。孙嫔想着地问:“谁说的?”

  “南京第一个卡,离南京城,有一段距离。此路段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很宽也很明。但路中在一处,搭起木的框架,是专设关卡的。架上有人行板道,下有木栅栏门,道两边沟渠很宽、深。人跨越此沟,无桥板过不去,若掉进沟里,无外力上不来。两条道边沟,顺着那路,延长有2华里。人走进那段路,很易被打劫。”陈三说。

  “是么?”听有四处设暗卡事,孙嫔心理倒是一惊。截殉帮在白云观聚会,预定计划真实施了?帮会让孙嫔当指导,孙嫔又去问过贵夫人,设四处改为两处,剩那两处是虚设。皇帝一驾崩,截殉帮行为,虚、实都泡了汤。仁宗在发丧朱棣间,就应截或废殉,愣是没有。截殉帮等人,还在为截殉,浪费着人、物、财力,是皇朝给造成的浪费。谁说露的消息?孙嫔想着地说。

  “是的!我俩看到这里,不明白干啥的,很是纳闷,一路走着。到北京城南郊,我们下马篷车休息,买杯茶水喝。我俩坐路边茶水摊。”林硕说。

  “你们问了?”孙嫔笑问。

  “这时走路的,又先后有俩人,坐在了茶水摊,要喝茶水。我和陈保镖,喝着茶水,也没言语。茶水摊老板,给那二人,也上了茶水,请他们用茶。我们四人,都喝着茶水。‘老板!搭这大架子,挖边沟干啥?像要设啥的卡,没人在这里?’先坐的大嘴人,喝着茶水,冲老板笑问。‘搭架人的事,与咱无关,咱莫谈闲事!’摊老板很是谨慎,有点顾忌地说,去忙着生意。‘你想知道?我茶水钱,你给出?’后坐那位,痞子样人,狡诈小声地说。‘我出钱,你说吧。’陈三挺利落,一笑地说;并掏三文铜钱。我仨的茶水钱,一起给了。那人小声地说,上述的话,还挺详细。”林硕说。孙嫔听着说的情况,想起一句俗话,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那人说的和帮会布置的,没有啥的差别,谁透露出信息?孙嫔想不出是谁。

  “孙主!这不是秘密?”陈三笑问。

  “是!此个秘密,皇朝已知。我代表太子,谢谢你们,关心皇朝事。”孙嫔肯定地说。皇帝没了,此计划没了意义,皇朝人知与不知,也没了啥的用处。孙嫔是想鼓励关心皇朝的二人,就故意笑说。

  “孙主!我的事,就这样,过俩天,来找您?”陈三想着笑问。

  “好!你们回吧,也够辛苦的。”孙嫔看着二人,用关心口气笑说。

  “嗻!”陈三、林硕,应着一起地走了。孙嫔看着走去的二人,想着截殉帮劳民伤财的行为,心里一下,真不知是个滋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