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金沙国际娱乐官网 > 玄幻奇幻 > 娇女嫁恶夫 > 第一百章赵婷之死4
  就算没抓回来也是因为还没查到谁是凶手,谁知道夫人竟然知道谁是凶手,却没能抓住,这可真奇怪了。

  “就是那个跟君悦楼合作的女人,是她害死了我们的婷儿。”赵云氏恨声道。

  这个夏泠烟实在是太可恶了,让婷儿受了这么多的委屈,她真是该死!

  “你说什么?跟君悦楼合作的那个女人?我不是让婷儿不要去招惹她吗?”赵县令失声道。

  如果真是那个女人,那君悦楼肯定会帮助她,他也无法为婷儿报仇了。

  他可是知道君悦楼的东家就是长公主的夫君,也就是大庸权势最大的人,如今,长公主还在自己的地盘上下落不明,以王爷的性子,绝对会追到屏山县。

  到时,他还有好日子过吗?

  “那个女人怎么了?既然有人看见是她害了婷儿,我们一定要将她碎尸万段!”赵云氏不满意赵县令的态度,虽然她知道他一直嫌弃婷儿不是个男孩。

  “不行,把你派出去的人全部叫回来,她我们得罪不起!”赵县令厉声道。

  “老爷,不过是一个乡野村姑,我们怎么就得罪不起了?难道你就让婷儿这样白白死去?”赵云氏激动的说,她猛地站起来,又因跪得太久,脚早已麻木,径直往地上摔去。

  “夫人,你没事吧?”赵县令慌忙跑过去,将赵云氏扶起。

  赵云氏却不领情,用力将他推开,奈何,她实在没力气站稳,又跌坐在地。

  “夫人,别闹了。”赵县令被推开并没有生气,仍旧上前将赵云氏扶起。

  这次,赵云氏却再没有力气将赵县令推开,她将整个身子都压在赵县令身上。

  她紧紧揪着赵县令的衣领不依不饶的问:“你给我说清楚,什么叫我们得罪不起?一个小小的村姑,哪怕她跟君悦楼合作又如何,这杀人偿命天经地义,难不成君悦楼还能管这事不成?”

  “夫人,长公主在我们屏山县失踪了。”赵县令无奈的说。

  他本来不想跟赵云氏说的,但他知道,如果他不说,赵云氏就会对那个与君悦楼合作的人展开疯狂的报复,到时只怕他无法收场。

  如今,他还不知道他的库房已经被丁西搬空了,还在做着升官的美梦。

  因为那天他的夫人与女儿都说府上有鬼,整得整个府都人心惶惶的,他也没心思待在府上,直接去青楼住了几日,是以,根本就没发现库房里的银子已经没了。

  “那村姑的死活跟长公主的失踪有什么关系?”赵云氏尖锐的声音在赵县令的耳边响起。

  “夫人,长公主的驸马就是君悦楼的东家,如今,长公主在我们这里失踪,驸马爷必定会亲自跑到这里来追查,到时,若是他知道与他合作的人让我们整死了,不管他最后能不能找到长公主,绝对不会放过我们的。”赵县令耐心的跟赵云氏说。

  “难道让我们的婷儿就这样白白死去,连给她报仇都不行吗?”赵云氏不甘心,哪怕她明白杀死婷儿的不一定是夏泠烟而是有人陷害夏泠烟,她依旧不想放过夏泠烟。

  “先让那人逍遥一阵子,待驸马爷离开了我们再将那个女人弄死也不迟。”赵县令说完,看了看将重量都压在他身上的赵云氏,朝屋外高喊了一句:“来人!”

  “大人,有什么吩咐?”几个丫鬟听闻赵县令的喊声立刻进来,对着赵县令行了一礼恭敬道。

  “先将夫人扶回房间去,再给夫人弄些吃食。”赵县令吩咐道。

  那几个丫鬟赶紧将赵云氏扶起,小心翼翼的搀着她往房间走去。

  赵县令转身,静静地站在赵婷的棺材旁,注视着躺在里边的赵婷。

  心中思绪万千,尽管他很不待见这个女儿,但这毕竟是他唯一的血脉,这么多年也一直宠着,如今,却成了冷冰冰的尸体。

  他的心就揪成一团,疼得厉害。

  看了好一会,赵县令便往外走去,此刻,他心里有很多疑团。

  女儿的脸色很痛苦,到底是怎样的死法才会令女儿有这样的表情?

  他不相信这是夏泠烟的手笔,毕竟夏泠烟只是一个弱女子,且她不可能杀人还让人看到。

  他一边思索着一边往大牢走去。

  见到林捕头的时候他大吃一惊,林捕头竟然被打成重伤奄奄一息的躺在牢里,虽然林捕头是单独的一间牢房,但只是躺在草席上,身上的伤口也只是见到的处理一下。

  难不成是夏泠烟的男人将林捕头打成这样?这也太无法无天了,哪怕夏泠烟不是凶手,也不能因为林捕头上门要抓她就让人将他打个半死吧。

  “林捕头,你这是?”赵县令虽然误以为林捕头的伤都是让阮玉打的,但他还是问了一句。

  林捕头一见赵县令进来,心下大恨,眼中恶毒的光芒大盛,但他不敢让赵县令见到,忙将目光瞥向另一个方向,调整了一下心情才对赵县令道:“没什么,多谢赵大人能来看小人。”

  他不相信赵县令不知道他的伤都是赵云氏给弄的。

  还记得他昨天独自一人回来向赵云氏复命的时候,赵云氏一听他说没办法抓回夏泠烟便不分青红皂白的让人将他打了个半死,然后让人直接将他丢到这里。

  要不是看守牢门的人都是他的好友,他们好心的让他一个人待在单独的牢里,还请了大夫来给他包扎,估计他已经死在这里了吧。

  “昨天是你接到报案的,你知道我女儿是怎么死的吗?那报案人现在在哪里?”赵县令没有跟林捕头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问。

  林捕头愕然,他还以为赵县令来是因为他的夫人将他打成这样而愧疚,来看他顺便将他放出去的,没想到竟然是为了赵婷的事来的。

  他心下的怨恨更深了,这赵县令一家都不是什么好人,他女儿都死了一天了他居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是怎么死的,这赵婷也真是可悲,不仅死得如此凄惨,连自己的父亲都没将她的死放在心上。

  不管他心里有多恨赵县令一家,他还是将他所知道的一一说给了赵县令。

  赵县令听完,心中的怒火再也压制不住,他气的连话都说不完整了:“婷儿,婷儿竟然是死得这般屈辱,这简直,简直就是畜生!”

  他以为婷儿哪怕再痛苦也不过是因为死的时候太恐惧了才会有那样的表情,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的女儿是这样死去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