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金沙国际娱乐官网 > 玄幻奇幻 > 大宋燕王 > 第350章 龙骑军营
  此后几天,杨丛义将处州、南剑州、泉州驻守禁军上报的功勋集录仔细研究后,又向孙大人了解三州驻军情况,为了此行做了必要准备。

  一顿六十贯钱的酒,换来机会,与孙大人于密室之内讨教核查功勋之事,短短半个时辰,收获颇丰。

  城外房屋也做了安排之后,临安已无牵挂。

  杨丛义于五月初二领取殿前司诸军通行信符,又去仓案支取了公使钱,当天便离开临安,渡过钱塘江南下。

  由北向南,此行第一站便是处州。

  处州在温州以西,婺州以南,建宁府以南,距离临安不算远,只有七八百里。杨丛义前几年几次南下泉州,便是走的婺州、处州、建宁府、福州、泉州这条路,因为几次路过处州,所以对这个地方也算熟悉。

  这次具体核查哪里,他已在地图上标明,全在去往泉州的必经之路上。

  殿前司有很多军马,全是优良的草原马,杨丛义出京一行就是两个月,几千里路,自然会有好马供他挑选。

  好马走官道,一日便是三四百里。

  处州,龙骑军军营。

  烈日当空,龙骑军禁军不减训练热情,在将军带领下,一遍遍操练军阵,每刺出一枪,嘹亮整齐的操练口号便能传出军营很远,惊的飞鸟不敢靠近军营百丈之内。

  龙骑军统制此刻正在距离军营两三里外的衙门里,神情稍微有些焦虑。

  “杨大人到哪里了?”统制坐立不安,来回走动。

  参军道:“一个时辰前探子来报,他已经到处州城五十里外,估计这会儿已经到处州城了。”

  “该打点的都打点了?”统制踱步不停。

  参军道:“大人放心,上个月我去临安是亲自登门打点的,绝对不会有问题。”

  “如此就好,我在处州磨勘多年,不说功劳,也有苦劳,别的也不敢多想,要是能升任观察使就满足了,即使退下去,面子上也过得去。”

  参军道:“按说以大人的资历,早该升任观察使了,朝廷一直却拖着,末将实在是想不通。”

  统制道:“你想不通就对了,朝廷如今不打仗,升那么多官做什么。”说完便坐下了,拿了杯水,一口喝下。

  “大人,我听说此次来核查功勋的杨大人,是上个月才调进殿前司兵案,年纪也不大,不知道他会不会有意刁难。”

  “杨大人之前在哪任职,你可有消息?”

  “末将在临安打听过,没探到什么消息,可以肯定之前不在禁军任职,很可能是从其他地方来的。”

  “不知来历,确实麻烦,若是他来捣乱,即使在临安打点好了,我再进一步的心愿恐怕也要落空。”统制又站起来,开始走动。

  片刻之后,吩咐道:“杨大人一路从临安赶来,今晚应当会在城里歇息,你先去拜访一下。”说完拿出两张银钞交给那名参军。

  结果那参军刚将银钞接到手中,还没来得收起来,便听军士在屋外通报:“统制大人,殿前司杨大人已到军营外。”

  统制一听这话,脸上神情大变。

  “大人,看来这杨大人不好对付。”参军将银钞递回。

  统制坐回椅子上,没有理会递回来的银钞,稍许沉默之后,吩咐道:“你先去军营见见这位杨大人,探探口风。”

  “是,大人。”

  参军接令,转身离开。

  殿前司来人,军营里没人敢怠慢,确认通行信符之后,杨丛义很快被迎进营内,由一名将校陪同。

  演武场上的操练没有因为杨丛义出现而中断,烈日下,操练的尘土飞扬,满头大汗。

  杨丛义看着禁军这等操练强度,暗暗心惊,禁军就是禁军,果然要比宣威军严格艰苦很多,一般这种天气,宣威军基本不会训练军阵,顶多去练练弓射。

  “像这种军阵训练,龙骑军每天要练多久?”

  那将校回道:“每天至少要练三个时辰,不论刮风下雨,都不会中断。”

  杨丛义笑了,追问道:“这个季节雨多风大,当真从不中断操练?”

  将校脸一红,吱吱唔唔回道:“倒也不是,要是下暴雨刮大风,人都站不住的时候,才能不操练。”

  这才像话,要真是一年到头从不中断,那禁军得强成什么样。

  在将校陪同下,杨丛义绕着演武场边缘行走,眼睛盯着正在操练的士兵,大宋禁军他接触过一些,水平到底怎么样,他还真不知道,但从这些士兵持枪刺击的气势上看,应当不会太弱,个个都是精兵强将。

  “这是完整的一指挥兵力吗?”绕场一圈之后,杨丛义站在一旁。

  “是,大人。这个演武场就只有这么大,只能供一指挥兵力共同操练,再多就不行了。”将校回道。

  “龙骑军一指挥,一般是多少兵力?”杨丛义再问。

  将校想也不想便回道:“一指挥从来都是五百人,龙骑军也是一样。”

  “哦,那在场中操练的好像不够一指挥吧,差了一百二十人。”杨丛义转头笑道。

  将校忽然有些紧张,赶紧解释道:“可能有部分被调走,协助衙门办差去了吧。”

  “龙骑军经常要协助衙门办差吗?一般都办些什么差?”杨丛义继续追问。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我们哪里管得了上边,他们想怎么调人也不会告诉我们,只要人不丢就行。至于办什么差,我还真不知道。”将校继续解释,额头上汗珠直滚。

  眼见如此,杨丛义笑道:“你也不用紧张,我就随便问问。你们这军营一共有几指挥兵力?”

  将校稍稍想了一下,回道:“龙骑军多数驻守在其他地方,处州城外就只有三指挥兵力,这个军营一般有两指挥,另一指挥在统制衙门,不过有时候两边兵力也会调动,并不固定。”

  “好,多谢。带我去营房走走。”

  听到这个要求,将校顿时更加紧张,也没有拒绝,没有答应。

  “怎么,有什么困难吗?”杨丛义笑容微微一敛。

  “不是,士兵们的营房太乱,本来气味就重,现在又是夏天,根本进不去人,再说他们营房也没什么好看的,还是算了吧。”将校一边解释,一边劝解。

  “是啊,大人,天这么热,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喝杯茶吧。”杨丛义正要再问,忽听身侧传来一个声音,扭头一看,见那人三十多岁,一身衣甲,穿戴整齐,也是一名将校。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杨丛义转身。

  那人抬手抱拳回道:“末将姓李,统制衙门参军,见过杨大人!”

  “李参军,你来的正好,士兵居住的营房是否要保持干净,以防疾病传播,或引发瘟疫?”杨丛义当即发问。

  李参军答道:“杨大人说的是,营房居住的士兵较多,不干净确实会生病,龙骑军更不敢马虎,也一直要求强调各指挥注意清扫营房。”

  杨丛义笑道:“既然李参军知道要清扫营房,龙骑军也一直在强调,那刚刚怎么说营房气味重,进不去人啊?”

  “大人有所不知,南方气候跟北方不同,北方少雨干燥,南方多雨湿热,营房里常年晒不到太阳,一下大雨,还会有积水,都是泥巴地,踩来踩去就成了烂泥,非常潮湿,如此一来,即使再清扫的勤便,里面的味儿也清不干净。不过要是朝廷能拨些钱,让我们把营房地面铺上方砖,营房里应该就会少些难闻的味儿了。”李参军不慌不忙的回答。

  “原来如此,是杨某见识浅薄了。”杨丛义笑道。

  李参军回道:“其实也怪不得大人,要是大人能在处州多住上一段时间,便能对这里的气候多些了解。”

  “哈哈哈李参军这是要将杨某的军啊!”杨丛义不觉的笑了。

  李参军则回道:“不敢,大人有重任在身,末将再大的胆子也不敢挽留,耽误大人行程。不过大人来到处州,如果不在这儿歇上一宿两宿,对处州多些了解,岂不是平白辛苦一趟?”

  “哦,李参军觉得我该在这儿了解些什么呢?”杨丛义觉得这个李参军很有意思,言谈之间便发现他不是个简单人物,恐怕是龙骑军统制的左膀右臂。

  李参军道:“处州虽然距离临安不算太远,可这里的风土人情与临安相比,差异还是不小,既然大人好不容易来一趟,不如由末将陪大人领略一番。”

  说完见杨丛义没有回应,马上又道:“大人,你看这军营满是尘土,烟尘直往鼻子里面窜,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坐坐,喝杯茶,纳纳凉,顺便也给大人洗洗八百里风尘,大人意下如何?”

  演武场内的操练还在继续,士兵每踏一步,便激起灰尘无数,他们离的不远,确实有些呛鼻。

  杨丛义可不是受虐狂,他来军营只是想证实自己对禁军的一些猜想。如今既然看的差不多了,再在军营演武场边站着确实没那个必要。

  “好啊,李参军久在处州是主,杨某远来是客,客随主便,李参军请。”杨丛义一笑,回答的很干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