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金沙国际娱乐官网 > 玄幻奇幻 > 长生怜 > 第二十八章:结案(长生之谜)
  她是蜀地有钱人家的女儿,她母亲与其挚友同时怀上孩子,早早说好如果是一男一女就要结娃娃亲,如果都是男孩或是女孩就结义金兰结拜兄弟。

  怎料她生得一张老相的脸。小娃娃生下来本就是皱皱的很难看,张开了就会好,可她三岁的时候仍是像几十岁岁的大婶一般,那嗓音更与怪物无异。与她指腹为婚的男孩见之大哭,吓得吵闹着要回家。家中下人在背后对她说三道四,其他兄弟姐妹皆视其为瘟病避之则吉,甚至双亲都对她嫌弃至极。

  “我怎么会生下你这个怪物!”母亲掩面痛哭。

  “我们家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真是什么脸都给你丢尽了!”父亲气愤的将茶杯摔碎了。

  “妹妹别过去,那样子说不定还会传染的呢!啧啧啧……”兄弟姐妹们那么说道。

  七岁时她的家人便把她送到当地德高望重的门派去。美其名曰历练,只不过是抛弃罢了。既丢人也嫁不出去浪费家粮。

  后来她被相中当入门弟子,开始了她的历练。

  她坚信上天夺走了那么多东西,绝对会补偿她些什么。于是她勤学苦练,比同门的其他人更刻苦,比同门的师兄弟更加心无旁骛。多年之后亦有所成,实力超群甚至比起大师兄也要更胜一筹。

  “你们看,就是这个姑娘。大师兄都打不过她呢!”

  “看过没有?她的剑太惊艳了。她现在才那么小,日后必成大器!说不定掌门之位都是她的。”

  “太厉害了……根本不是对手。”师兄弟们艳羡的话语。

  可是,不久之后她才明白。

  有时不努力一下,都不知道什么叫绝望。因为有的人是你永远都超越不了的。外貌、谈吐的气质、天赋……不论怎么努力都永远追不上。有些人生来就注定方方面面都远胜自己,和他相比自己只能像个小丑一样匍匐在地任人耻笑。

  “小师弟的那一下你看到了吗?”

  “没有……太强了,师兄弟全部联手起来都不是他的对手……”

  “怎么可能?!他才来了不到两年!我已经在师父身边十年了!我……”

  所有同门师兄弟负伤,却无一人能拦住最小的师弟的步伐,没有一个人能赢得他一招半式。对方从容的脱逃,身后留下的全是对他实力的赞叹。包括她。

  她对这个师弟又爱又恨。她爱他勤奋努力和自己一样刻苦修炼,就如同一面镜子照应着自己奋斗的过去,爱他如同爱自己。她恨他天才少年将她多年的用功,获得的赞誉全部化为泡影,这个完美得就似仙人一般的师弟有着她触不可及的未来。他们很像,却又截然不同。

  她遥想着他的背影,心中五味陈杂的念了一句:“江离……”

  饱受绝望的她最后选择离开门派,独自修行。一路上帮助了很多人,收获了他们的感恩。负剑而行,仗剑天涯,甚至在途中找到了不嫌弃她的外表喜欢她的人。

  这次她相信自己找到了存于世的意义。

  他们一起行走江湖,她毫无保留的传授他剑术,他对她嘘寒问暖为她打点一切。两个人如胶似漆,相敬如宾。

  可,这也是骗局。

  当那男人学完了她的剑术后,便将她抛弃。同时留了封万字长信来控诉自己对着她时到底有多么觉得恶心难受。

  再后来,伤心欲绝的她,选择削发为尼,打算斩尽尘念,静度余生。

  但命运没有放过她,那个人找到了她。那个人告诉她长生不老并且能够焕发容颜的方法。前提是让她办好这件事。

  “我求求你……我,我错了。饶了我吧!念在我们在一起那么久的份上……”

  “你就那么喜欢这些/女支/女么?”她并没有理会他的话。一下一下的将脚下的女子解体。“还有前两天的那个寡妇。我也解决了。”

  “你放过我吧!”男人用力的叩头,一下又一下,重重的叩下去,额头鲜血淋漓。他使尽全力挺直腰板,用膝盖将自己挪到她身边,用牙咬着她的裤子,“求,求你了……”他的手脚早已被砍断,依然是一条人棍。

  “我切下你的双臂,是因为你骗我,偷师我的功夫。”她蹲下去,怜爱地抚摸着他的脸,“可你曾经伤透了我的心……你说该怎么办?”

  男人全身的毛孔都竖了起来,害怕的嘴巴都抖出声音,眼泪鼻涕齐流,求饶道:“我错了我千不该万不该就是抛弃了你。给我个机会吧……好,好不好?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你知道吗?你害怕时候的样子真好看。我好像看到了被抛弃的自己。”就在一瞬,她原本温柔的语气变得凶狠冰冷,“真想让人一刀一刀的剜下来,看尽受折磨痛苦的样子!让人兴奋!”

  话毕,再也没有人可以回答她的话了。

  ……

  而这件事慢慢的就变成了大家所说的“女尸案”。

  ……

  “再之后,她察觉到你们来了。就将我打晕后出去了。”

  王辰逸道:“太荒唐的!怎么可能会有人长生不老的秘方!”

  沈心低头道:“是啊。怎么可能呢……”

  “像她那么一个连血亲都不相信的人,又怎么会相信别人的只言片语便确信有能长生不老的秘方呢?”吴四分析道。

  沈心缓了缓:“她是这么说的,‘我不相信任何人。但我相信我亲眼所见的’。”

  王辰逸仍是质疑:“亲眼所见?难不成是看见了永远都不会老的人?荒谬!”

  ……

  “先不说这个,我问你们个问题。”这个人顿了顿,“你们觉得长生不死好吗?”

  王辰逸脑中浮现出一个不知谁的脸,还有这个莫名其妙的话。

  他不由得的呆住了。

  ……

  沈云谣摇头:“到最后她还是被骗了啊。”别过头,叹息。

  “那么这本被烧掉的书大概就和那个所谓长生不老的秘密有关系吧。在房间也找到了大量麻绳和刀刃,这个量完全不像是一般家庭所需,这姑且也算是证据罢。时候不早了,三更天也快过去了。你们该回去了,别让家人担心。”吴四清点地上的东西,淡淡道。

  王辰逸看了眼有些憔悴有些狼狈的沈心,应道:“如此,我们便先回去了。保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