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金沙国际娱乐官网 > 玄幻奇幻 > 长安界尊 > 第一零五章 回未仙城
  “你认识客来?你是从哪儿过来的?”万胜听长安提起万客来,那是他本家侄儿,负责其他三大部洲的生意。

  北俱芦洲作为万符宗目前的老巢,生意上的事情由万颖亲自打理,万客来也不能插手,所以长安打听了多家迎春楼,没人知道他的名字。

  “晚辈和万掌柜是好友,他曾赠送我一块贵宾令牌,我和他是在南瞻部洲认识的。他可在万符宗?”长安听万胜语气有所舒缓,稍觉放心。不过还是要先见到万客来才好说话。

  “你把龙髓晶交出来,自废修为,封闭六识,我可以让你继续活着。”万客来虽是万家嫡系子弟,地位跟万胜万颖还不能相提并论,他做生意认识的朋友,没有一千也有几百,万胜压根没把长安当回事儿。

  “初次见面,前辈的要求未免太过霸道。龙髓晶乃天地造化的宝物,并非万符宗所有,自然是谁先拿到就是谁的。”见万胜口气不善,长安也不再跟他客气。

  再怎么拉关系,也比不上合欢酒的生意重要,何况他本就跟万符宗没什么关系,一切还得凭实力说话。

  “既然你如此说,我就先杀了你再找龙髓晶。”权衡利弊之下,还是不能让长安知道万符宗的秘密,万胜决定先杀了他再说。

  万胜化神投影手掌微屈,长安只觉周围空间一紧,化神领域快速压缩,要生生挤死长安。

  生死攸关之际,长安再不敢耽搁,时空决急速运转,身形一动,已经瞬间时空挪移,出现在万胜化神领域外面的边缘地带。

  恢复了自由,小圣已经附在断道上,长安用力一握短棍,满城风雨砸向万胜,山洞内漫天棍影,齐齐向万胜轰去。对付化神修士,不能在藏着掖着。

  “咦,你这小修,倒也有点斤两,金丹修为就能领悟领域。你的神识很强大,居然有神识空间,先前是老夫小瞧你了。”万胜见化神领域没有将他束缚住,感应到了长安的神识世界,颇为意外。

  不过化神修士,虽然能感应到他的神识世界,却无法判断空间有多大。

  长安的挪移,并不是元婴的瞬移神通,否则也不会轻易挣脱。他的时空诀初具成效,倒有几分化神领域的意思。

  就算是领域,也不过是初窥门径,并未被万胜放在眼里,他大手一张,就要将长安再次束缚,捏个粉碎。

  不料他手掌莆一动作,却觉得时空一滞,他的领域竟被打断了施为,非但没束缚住长安,自身反觉时空停顿。

  心里一惊暗道不好,没等他有所反应,满城风雨的棍影,裹挟着狂暴的天地元气,已经全数轰击在万胜身上。

  万胜化神多年来,已经不曾体会被武器打在身上的感觉了,只觉心神一阵摇晃,脸前胡须飞舞,衣衫尽碎。

  万胜凭化神修士的修为,被长安断道轰击得身形狼狈,虽没有受伤,可自尊心却受不了。他缓过神来,忽然脑海又是一阵刺疼,原来是长安趁机神杀出手,偷袭了一下万胜的神识空间。

  他倒也不指望能够吞噬万胜的元神,只是试试化神修士,和自己的神识修为差距究竟有多大。

  “好,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等本事,领悟了时空神通,还会神识攻击,手握神器,怪不得有胆量取走龙髓晶,放了那些奴才。”万胜的语气已经有些失态了。

  他再试之后已经明白,长安先前施为的,根本不是什么领域,而是时空神通。

  对于时空神通,万胜目前只是掌握了领域,比起真正的时空神通,尚有些不如。化神领域局限性比较大,只是掌握身前一块空间,空间大小、威力如何,全凭修士本身的修为。而真正的时空神通,修炼到大成时,整个宇宙世界都在掌握之中,借助的是天地威能。

  孰高孰低,可谓一目了然。

  除了长安的时空神通让他意外,万胜的神识空间紧接着被攻击,显然是神识功法,长安一连串的出手,都是万胜不曾意料到的。

  论实力,即便是一处投影分身,十个长安也不是万胜的对手,可偏偏在关键时候,长安不停的使出时空决,一次次的满城风雨,轰击在万胜身上,他却没有治住长安的办法。

  远在万符宗的万胜本体,感受着宛如眼前的攻击,却又束手无策,气得几欲发狂。

  “傻小子表现不错,本座甚感欣慰。”见长安自保有余,它出手灭了一个投影也没啥意思,由着长安和万胜在山洞之中游斗不休。

  面对长安近乎无赖的打法,万胜一扬手,制止的继续打斗,口中问道:“小友,你叫什么名字?”

  长安见万胜没了继续打下去的迹象,也就不为己甚,拱手说道:“前辈,我叫柳长安,和万客来是朋友,与他旧时有约,晚辈有万分重要的事情找他。方才是晚辈得罪了。”

  “哼,我不是万符宗的,也不认识什么万客来,你既然取了龙髓晶,我也不难为你,这就去吧。”万胜意兴阑珊的就要回去,对于长安的话来了个全盘不认。

  龙髓晶没了就没了吧,他一早就看不惯,万颖用这种东西迷惑北俱芦洲百姓。只盼这个姓柳的小子远走高飞,别被万颖抓到。他的妹妹他是了解的,可不会像他这样轻易放过对她触犯之人。

  “若是前辈见到万客来,就说我在未仙城中的炼云丹宝阁等他。”看着万胜慢慢变淡的投影,长安大声的交代了一句,也不知万胜听不听得见。

  方才万胜的表现,明明是认识万客来的,却跟他耍了无赖。

  万符宗内,万胜本体收了投影,沉思片刻,起身就去万颖住处,要把龙髓晶和长安的事情告诉她。

  进了万颖房间,却见时常不露面的老祖万顷涛也在,正怒目训斥万颖:“我交代过你不要乱出去露面,你怎么不听?竟敢私自出门,胡乱教训低阶修士,今后不得再犯,否则废去你的修为。”

  元婴修为的万颖,被万老祖训得低头垂泪,见哥哥进门,连忙起身躲在万胜身后,嘴里撒娇道:“哥哥,老祖又来教训我,我为了万符宗,付出的还少吗?不过是应故人之约出门一趟,就被老祖大声责骂,你可要帮我讨讨情面。”

  万颖几百岁的人了,外貌看起来就是二十出头,面容纯情质朴,撒起娇来弄得万胜和老祖不禁相视而笑。

  老祖发话道:“万胜,你不在房中修炼,来找颖儿有什么事?”

  “回老祖的话,龙墓内出事了,如此这般。。。。。。”万胜不敢当面撒谎,便将遇到长安和龙髓晶的事情统统说了出来。

  “南瞻部洲来的?认识客来?还敢在未仙城等着?真是反了他了!”万颖不听不打紧,一听之下,她苦心经营几百年的合欢酒生意,竟然被长安来了个老巢一锅端,顿时气得拧眉瞪眼,脸色泛红,说话间就要去未仙城找长安算账。

  “颖儿,你老大不小的了,做事要动动脑子,胜儿化神投影,都不能将那柳长安如何,你去了又能怎样?颖儿你偷出去一趟,不也是去了未仙城吗?看来这陈年老账,都要在未仙城一并结算。事起未仙城,事毕也是未仙城,看来天道循环果然不爽。”万顷涛听万胜说了柳长安的修为和神通表现,尤其是他是从南瞻部洲来的,顿时对长安起了很大的兴趣。

  万颖听老祖话里的意思,竟是不打算追究柳长安,还要将合欢酒的生意就此终止,心急之下连连朝万胜使眼色。万胜虽疼爱妹妹,但是在老祖面前却丝毫不敢造次,只眼望空处,假作没看见万颖的眼色。

  “你也不要再作怪了,去把客来那孩子叫来,问问这个柳长安到底是怎么回事?”老祖嘴角带着笑意,语气严厉的吩咐着万颖。

  没奈何之下,万颖小脚一跺,起身去找万客来去了。

  万胜走了,山洞里再无人迹,长安和苑芷出了大山,望高空升起数里,辨明了方位,这才共踏飞剑,朝未仙城飞去。

  这次和万胜对战,让长安对自己的修为有了深刻的认识,骨子里对凌九天的惧怕之意大大减少。

  随着他的修为增长,力敌化神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只待他突破了元婴修为,就可以大胆的回南瞻部洲,找凌九天报仇。

  当初离开未仙城,是为了寻找万符宗,长安和苑芷是搜索了经过的每一处地方的,费时虽两年多,却只走了北俱芦洲的一小半范围。

  回未仙城,两个人没有耽搁,直线飞行了一个多月,未仙城已经再次出现在视野之中。一别两年多,不知道杨延儒和孟瑶怎么样了,桂天成对他们照顾的可好?

  长安给杨延儒发了一道传讯,不多时便收到他的回音,语气十分焦急,说桂天成被人将修为废了,身受重伤,现在城外桂侯爷的山庄中休养。

  长安听到这个消息,满心期待见面的欣喜化作担忧和愤怒,谁敢在未仙城将皇上的侄子,侯爷的儿子,废了修为?

  不及和杨延儒在传讯中详谈,长安将飞剑灌注了最大的灵气,如流星一般降落在桂侯爷山庄里。

  杨延儒和孟瑶都在,见长安和苑芷回来了,彷徨无助的心情有了一些放松。虽然长安年纪不大,早已经成为他们二人的主心骨。

  桂天成还在昏迷之中,全身被人打得筋断骨折,灵气涣散。长安坐在他的床前,检视桂天成的伤势,杨延儒站在一边,将事情经过给长安介绍了个大概。

  不知桂天成得罪了谁,一个多月前,桂天成从城里回山庄,在未仙城外被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拦住了,说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没说几句话,就将桂天成修为尽废,震得全身是伤。

  女子下手之后飘然而去,倒没有为难桂天成的跟班们。

  桂天成被打伤后,皇上派了几位太医来看过,均是束手无策。外伤还好说,敷药缝合而已。但桂天成昏迷不醒,用尽了办法也没把他弄醒,于是太医们得出了修为被废的结论,能不能醒来只能看桂天成自己运气了。

  做了结论之后,太医也就不来了,平日里与桂侯爷关系交好的大臣们,也鲜有登门,透着几分古怪。

  桂侯爷和夫人坐在一边唉声叹气,顾不上跟长安说话。上次桂侯爷对长安他们态度不好,眼下能来照顾探视桂天成的,反而是这几个被他训斥为阴险狡诈的人。

  长安一番检视之下,却发现桂天成并没有被废掉修为,只是元神被一张符箓包裹住了,阻断了元神和身体的联系,这才造成他一直昏迷不醒。

  长安神识查看元神轻而易举,太医没有手段查看符箓,只好胡乱说是修为被废。

  长安没学过制符,对于桂天成的这种状态也没有办法,身体的外伤内伤还好说,太医开了药,已无大碍。

  将自己检视的结果对桂侯爷说了,桂侯爷沉默不语,夫人心急的冲口说道:“符箓?莫不是小姐下的手?”

  其实桂侯爷听跟班们禀告,将打伤桂天成的女人长相说出来之后,就已经肯定是万颖下的手。听长安说是符箓作怪,愈加确信是万颖无疑,可侯爷已经跟万颖几百年没见过面了,为什么突然来加害他的儿子呢?

  万颖当年离开未仙城时,侯爷还没和现在的夫人成亲,桂天成更是连见都没见过万颖,绝对不可能是得罪了她,难道是桂天业这个小兔崽子从中捣鬼?

  夫人见桂侯爷只是闷声不语,心里更加着急,她和桂侯爷成亲几百年,只得了桂天成一个宝贝儿子,要是他有个三长两短,她可真是不想活了。

  “老爷,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犹豫什么,事情过去了几百年,你请小姐过来,问个明白。就算不是她下手,万符宗制符无人可比,难道还治不好天成?”夫人埋怨着说道。

  万符宗?长安听夫人提起了万符宗,心头突突一跳,没想到自己辛苦寻找的万符宗,居然桂侯爷和夫人都知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