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金沙国际娱乐官网 > 玄幻奇幻 > 八零军婚甜蜜蜜 > 第299章 床边坐着一个人
  电话似愣了一下,半响才回应。

  “早些睡,不管发生什么事了,都不要紧,有我在,知道吗?”

  “……”

  他已经听出她情绪不对了。

  许甜皱皱眉,有些懊恼。想说她没什么,又觉得越描越黑,就只应了句:

  “知道了。我还有点事,忙完就回去。”

  “嗯。早点睡觉。晚安。”

  “晚安。”

  挂了电话,许甜只觉得鼻尖有些发酸。

  这时候真的很想他在身旁啊,哪怕陪她说说话也好。

  盯着电话机发了一会呆,她才起身去梳洗。躺到床上,脑子里被各种情绪挤满,心上也只觉得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攥住了,紧窒到呼吸都困难。

  翻来覆去到后半夜,她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但是没一会,她又被秦悦的哭声给吵醒了,这一醒就再也睡不着了。

  秦悦这一闹,闹到快天亮的时候还在哼哼唧唧,秦朗因为上班地方远,走的也早,许甜反正睡不着,就过来了。

  “宝宝怎么了?”

  秦悦躺在顾长妍的怀里,撇着小嘴哭,哭的小脸红彤彤的。

  许甜伸手探了一下:“不会生病了吧?”

  “没有。我给她量过了,体温正常,大概是闹脾气了,夜里换了两次尿布,可能没睡好。”

  顾长妍抱着孩子在屋子来回走着哄。

  那小东西哭一会停一会,哼哼唧唧的,就是不消停。

  “我抱会。”

  许甜过来伸手接过秦悦,没像顾长妍那样抖,只是抱着。

  说来也怪,这小东西到了她手里,就不哼唧了,睁着两只泪汪汪的大眼睛直瞅着许甜,很好奇的模样。

  只不过,哭声是停了,那小嘴还一抽一抽的,很惹人怜爱。

  “你瞧,不哭了。宝宝这是喜欢舅妈吗?”

  许甜高兴起来,把孩子抱高了一些,仔细看着。

  顾长妍甩了甩抱孩子抱到酸疼的手臂,看看孩子的小脸,又看看许甜,犹豫了一下,才道:

  “小甜。妈的话你别往心里去。她也知道这种事急不来。就是嘴碎,说说而已。这事,顺其自然最好,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

  许甜怔了一下,看看顾长妍,知道她是昨天听见了一些话,才这么说的。

  “我没往心里去。”

  许甜笑笑,“这些我知道。我不会多想的。上次的事已经过去了,医生说我恢复的不错,没什么大问题。长卿也说不着急,别人怎么说,那是别人的事我管不住。”

  见她神色坦然,顾长妍也放心了些。

  “你能这样想就最好了。我自己也是30多才结婚生孩子,前面那些年都被人骂老姑娘,没人要,那时候也是受不了,现在想想别人怎么想关我什么事,自己高兴就行了。”

  结婚生子后,顾长妍变了很多,性子比以前温和也比以前坚韧了。

  “大姐,你说的对。我不是很在意别人说什么。反正总会有的。”

  “对。反正总会有的。”

  顾长妍笑道。见秦悦在许甜怀里挺安稳也没接过来,只摸了摸她的小脸。

  “我现在也懒得想其他的,女孩就女孩,一个养好就行了,我挺喜欢的,秦朗也喜欢的。这就够了,不需要别人喜欢。”

  顾长妍一脸慈爱的看着孩子。许甜看看她,又犹豫了一下,问道:

  “那他爸妈那边呢?还呛着吗?”

  “他们……”

  顾长妍脸上的笑这才凉了:

  “还是那样,没什么好脸色。我搬回来住,他们也没说让回去,我琢磨着是等着我先低头,去跟他们说现在就准备二胎呢。不过,那是他们想多了,我不打算要了。一个都不喜欢,再生个弟弟,我们悦悦就更可怜了。”

  顾长妍摸着女儿毛茸茸的小脑袋,爱怜的说。

  这一点,许甜也是感同身受。

  她点点头道:“那秦朗呢?他同意吗?”

  “同意啊。我们都说好了。他也觉得他父母迂腐。他还好,没那些想法。女儿怎么了?女儿也是心肝宝贝,他也不舍得他女儿将来受气。”

  说到秦朗,顾长妍的眉眼间都是幸福感。

  婚姻总有许多的不完美,但是只要身边的人始终跟自己站在一起,一切都不是问题。

  “那就好。日子反正是你们自己过得,跟旁人无关。”

  许甜高兴道。顾长妍把目光从宝宝小脸上收回来看向她:

  “不行的话,我把我单位的宿舍收拾一下,我们搬去住。”

  “……”

  刚开始,许甜还没反应过来。

  猛地想起蔡婶子昨天的话,她才明白过来顾长妍的意思。

  “大姐,你说什么?刚才才说的,不管别人怎么说。过自己的就行了。那种话,你也信?你还是国家干部呢。”

  许甜佯装瞪了顾长妍一眼。顾长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我是不信,怕你忌讳。当然,我也知道不会忌讳的。我就是……哎算了,当我没说吧,这些封建迷信,我们确实不该太相信。”

  她是国家干部,是无神论者,说出这些话,都觉得不好意思。

  许甜看看她:“你就安心住着好了。再说,这本来就是你的家。我和长卿常年都不在家,你们也好有个照应。挺好的。”

  “嗯。妈和磊磊这边你们放心吧。我就算不住这里也经常回来的,秦朗也经常过来。”

  说完,顾长妍又盯着许甜的脸看了看。

  “我瞧你脸色怎么不好?昨晚没睡好吧?”

  “睡得迟。”

  许甜无奈的笑笑。顾长妍以为她是被蔡婶子那些话影响的:“这个蔡婶子,也是嘴碎,管她什么事?”

  许甜没说话,这时候她怀里安静了好一会的秦悦又对她失去了新鲜感,小嘴又撇了撇。

  眼见她要哭,顾长妍就把她抱了过来。

  “给我吧,该吃奶了。”

  “我去看看早饭有什么。”

  许甜道,说完就出去了。

  这天是上午,吃完早饭她就出去了。

  这一两年时间做生意时也结识了一些关系很好的客户朋友,现在她不常在云城,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就要去拜访一下。

  约了两三个朋友碰了面,一起吃了个午饭,到中午两点左右她才回来。

  昨晚就没睡好,又跑了一上午,回来她的头就有些晕乎乎的,不想再忙别的,她就干脆上床补觉了。

  一觉醒来,外面光线已经暗淡了。

  朦胧中,刚睁开眼睛的许甜发现床边坐着一个人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